澳门浦京赌场美术师谢德庆:生命是浮动莫测

——记香港艺术中心,谢德庆和亚德里安.希斯菲尔对谈

在2017威尼斯国际美术双年展的展览《做时间》开幕前夕,我参与了谢德庆和亚德里安.希斯菲尔在香港艺术中心的对谈讲座。

在讲座中,谢德庆提及到自己对艺术实践哲学的解释:生命是终身徒刑,生命是度过时间,生命是自由思考。当面对了“生命徒刑”,运用了“自由思考”,尝试了“度过时间”后。时至今日,他这次又提出了:“Life is changed.”—— 生命是变化莫测。也说到了:“Art is one way to live.”——艺术是一种生活形式。我想对他而言,艺术行为是他对生命时间的呈现和思考,而他的生命时间是流动的,是前进的,是推翻的。

艺术家谢德庆(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

台湾馆策展人亚德里安.希斯菲尔(台北市立美术馆提供)

一开场,谢德庆的礼貌性鞠躬,军人式站姿,到坐下来花10几分钟给现场观众看他播放作品的视频, 以至于讲座前半部分大家都在寂静中渡过。他播放《1980-1981(打卡)》时间,大家就看着他不断在打卡,头发不断增长,表情却是大同小异的整个过程,大抵让观众与他一齐度过了6分钟谢德庆式的浪费时间,亲身体验这重复又持久的行为艺术。谢德庆 一年行为表演 【打卡】

这看似毫无意义的短短6分钟,仿佛能让大家带来心灵的短暂安宁,那谢德庆坚持足足一年这样的重复,又能为他带来什么呢?实际上,他不仅仅在《打卡》里一成不变,他在《笼子》里的不作为,《禁止谈论艺术》中的逃离艺术。每个作品都是近乎于冲破人类意志力,执行力和忍耐力的极点的类似。枯燥的浪费,单调的日复一日。而如今他又从过去“一成不变的重复”慢慢体验到“生命是变化”。

谢德庆,《一年表演 1980 – 1981》,等待打卡。

突发情况:隔壁房客修电器,大意拉了电闸,从此打卡钟便慢了5分钟。

那从他与我们分享他对“时间的切割”说起,他利用一张数据图给我们展示了他对生命每个阶段的切割,将时间分为“ART TIME”与“LIFE TIME”。例如某时期内,ART TIME有366 DAYS,LIFE TIME有182 DAYS。而谢德庆本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无论在生活时间或艺术时间里,都将摩羯座自律、超高能耐、执着和持之以恒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户外》视频中,他与人发生冲突,被关进监狱15小时,面对突然起来的警方逮捕,被强迫扭送到法庭,他作出了声嘶力竭的激烈抗争,庆幸到最后他仍可继续他的艺术行为。这一幕播放后,全场鼓起了掌声。

谢德庆,《一年表演 1981 – 1982》,户外。

资料图片

但这一段小波澜何尝不是他艺术时间内突如其来的变化,给他带来措手不及,未曾想像。也如同我们在生活中长期持续执行同一件事——上学、工作、相爱、吃饭、睡觉,无休止的重复,就像是谢德庆式浪费,但却一直向前生活着。但同时生活中又有很多不可避免的打破——休学、离职、分手、搬家、移民,改变我们生命的轨迹,会推翻我们过往的思维和行为。当谢德庆说:“Life is changed.”,我想大概是他已经抓住了过去每个变化的小片段,对“生命”有了重新的诠释。

谢德庆,《一年表演 1981 – 1982》,户外。

突发情况:被关进监狱15小时,警方逮捕,被强迫扭送到法庭。

谢德庆的艺术作品给每个人带来思考都会不一样。而在这次《做时间》展览,将展出其谢德庆广为人知的“打卡”、“户外”及三件未曾公开的作品——移居美国前1973年创作于台北的行为表演与摄影,并将以〈重返过去之外〉纪录片作结。

谢德庆——做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