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张周恩来(Zhou Enlai)照片被印刷9千万张 竟是异域秘密拍戏的

2017年1月8日,是我国已故周恩来总理逝世四十周年纪念日,1976年1月8日,一代伟人周恩来与世长辞,但中国人一直缅怀着他。人们在周恩来总理的身上负载着如此多的尊崇、希望和想象。对周总理的赞美,实际是融入了国人对一个理想而完美的“贤哲”的膜拜,以及对国家和自己的前途的寄托。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已经能够越来越从当年特定的情境中走出来,平视地打量周恩来总理,以及毛、刘、朱等新中国第一代的开国领导人。这是一代非常具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这一点谁也不否认。他们从中国的那个特定的历史年代走出,个人魅力与那个时代的制度紧紧结合,变成了一种社会信念。

  从个人形象上来说,周恩来总理可能是那一代中国领导人里最帅的,即便是他那略有旧疾,不能伸直的右臂,也有着独特的风采。1939年7月10日,在延安的周恩来骑马到中央党校作报告,途中遇险坠马,导致右臂负伤。从此以后周总是略曲右臂,形成一种独特的个人魅力。

  周恩来总理一生留下无数影像,但人们公认的最经典的照片是这张。很多年以来人们认为这张照片是周总理专门摆姿势拍摄出来的,其实这是不对的。很少有人知道这张照片并非官方拍摄,而是由外国记者违规拍摄并秘密保存的。

  焦尔焦·洛蒂(Giorgio Lotti),是意大利著名摄影家、新闻摄影记者、意大利《时代》周刊著名记者。意大利《时代》周刊并非我们熟知的美国《时代周刊》,而是四个最主要的综合性期刊。洛蒂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曾多次访华。1973年1月6日意大利外交部长朱塞佩·梅迪奇首次访华,洛蒂先生是随团记者。

  1973年1月9日,意大利外长梅迪奇率政府代表团访华,周总理当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扶病会见意外长和随团记者并作交谈。

  洛蒂是知名的新闻摄影师,尤以拍摄重要场景与人物著称,他渴望在会见时进行拍摄。意驻华大使深知当时中国限制甚多,再三提醒他,在那种场合,千万不要拍照。洛蒂当然答应不迭。中方也同意洛蒂到场,条件是:不能带相机拍照。但是出于职业习惯,洛蒂最后还是偷偷带了相机来到了人民大会堂。

  接见时,洛蒂亲身感受到周总理豁达大度、学识渊博而非常谦虚的高尚品德,为周总理敏捷驾御事物、能解决任何复杂事件的传奇魅力所激动。技痒难耐,觉得不给周恩来拍一张照太可惜了。决心拍一张好照片,反映出周总理的内心世界和伟大而平易近人的风貌来。

  等到接见事毕,洛蒂最后一个与周恩来握手,他用法语向周总理提出拍照的要求。周恩来随即微微点头,表示同意。洛蒂迅速请周恩来坐到旁边一个发红的沙发上,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一只带盖的花瓷茶杯。总理刚落座,洛蒂就迫不及待地摁了快门,但觉角度等不甚理想。这时运气来了,门口有人叫了一声总理,总理上身微微左转,目光凝视。洛蒂抓住这千载难逢的瞬间,第二次摁下快门。 一张周总理生平最经典的照片应运而生。

  洛蒂凭着自己丰富的经验,敏锐的观察力,他没用闪光灯,也没用测光表,利用现场的自然光,用随身携带的德国小型徕卡M4相机,90毫米的中焦镜头,光圈F/2.8,快门速度1/8秒,ASA200度柯达彩色负片(按ASA800度曝光),拍下了这张照片。

  洛蒂将激动强压心底,他知道这事还没完,拍照行为未事先取得中方的保卫和宣传人员同意,所以幸运与否还未知。果然,他的不守规定引起人民大会堂有关人员的注意。多年从事新闻工作的洛蒂本能地意识到了这一点。离开接见厅后他便在揣摸如何保留下这张珍贵的照片。洛蒂拍照以后迅速扎在几个记者当中,他找到意大利《晚邮报》记者,和他坐在一张桌子旁边聊天。趁警卫人员寻找他的时候,以娴熟的手法在桌子下面为照相机快速更换了胶卷,并按了几下快门。当警卫人员让他打开相机的时候,他装出很不情愿的样子将胶卷曝光了。

  很多人不知道周恩来总理还具有表演天赋,是中国早期话剧的开拓者,当年曾经是京津反串“女名角”。天津的话剧运动在‘五四’以前就开始了,周恩来是当时京津最有名的男扮女装的“反串女角”演员。有评价周总理扮演的孙慧娟:“身姿窈窕,纤长匀称,面容清秀文静,有一种诱人的个性魅力;吐词轻言细语,优美动听,羞涩中含有真诚纯朴,把一个爱情纯洁忠贞的少女,刻画得入木三分。

  在《南开学校第十次第二班毕业同学录》的周恩来名录中记载:“君于新剧尤具特长,牺牲色相,粉墨登场,倾倒全座,原是凡津人士之曾观南开新剧者,无不耳君之名,而其于新剧团编作饰景尤极赞助之功。”

  这是当年中国最强合伙人,后排左起:陈云,秦邦宪(博古),彭德怀,刘少奇,周周总理,张闻天(洛甫);前排左起:赵容(康生),毛主席,王稼祥,朱德,项英,陈绍禹(王明)。

  图片:1936年12月周恩来从西安回到延安。

  1958年11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首相访华,周恩来总理陪同下,试驾清华大学师生设计研制的新中国第一辆微型轿车。

  卫星牌是我国第一辆微型汽车,共试制9种样车,1958年到1960年,共生产146辆。最初方案因汽修厂不能制造锥齿轮,采用后横置单缸发动机,皮带无级传动,始终不理想,最后方案改仿制德国特拉帮特轿车。

  1964年11月14日,周恩来率中国党政代表团到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47周年纪念活动后回到北京,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到机场迎接周恩来。一个月前中国爆炸了首枚原子弹,赫鲁晓夫下台。

  自从加拿大籍人像摄影大师优素福。卡什在1941年拍摄《邱吉尔》,并为该作品创下了自有人像摄影历史以来的最高发表率之后,几十年来就再没有任何一幅摄影肖像作品在这方面可以和《邱吉尔》抗衡。直至1973年,意大利《时代》周刊摄影记者乔治奥。洛蒂拍摄的《周恩来》问世。

  这张照片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曾被印刷超过9000万张,这可不是胡编乱造,这是官方的统计数字,为什么这张照片有如此大的魅力?

  洛蒂回国后,洗印了第一张照片,分别寄给了意大利驻华大使馆、中国政府和周恩来总理本人。这幅题名为《沉思中的周恩来》首先刊登在意大利《时代》周刊显著版面上,占了中心页整整两页的篇幅。照片的艺术感染力和政治效果,很快为世人所关注。其他一些报刊也分别转载,赢得意大利许多人士的高度赞誉。

  洛蒂接受中国记者采访。

  洛蒂在南极洲拍摄。

  2002年,洛蒂参加在贵州都匀举办的首届国际摄影博览会。

1973年末,意大利政府将这幅摄影作品的原版照片(长69厘米、宽53厘米)作为国礼赠送给周恩来,后珍藏于国际友谊博物馆。1974年,此作品获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认识世界奖”,获奖原因为:照片逼真地刻划出一位杰出政治家的形象,用光、构图都有独到之处,巧妙地表现了人物的内在性格。洛蒂拍摄的这张周总理的照片,具有历史意义,也为中国人民奉献了一份珍贵的纪念品。

  这张周恩来的半身照以油画般的质感、深邃的凝思,加之特有的凝重的时代氛围,成为旷世经典。邓颖超在后来会见洛蒂的时候也感谢他,并说,这是周恩来所有照片中最好的一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