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如何让高通先河未有?

原标题:大秀“5G”肌肉背后,华为、小米、OV迎来新战场

导读:随着三星、华为自研通信芯片,苹果公司也开始采用Intel芯片产品,高通芯片的统治力在不断下滑。芯片订单流失,这是高通、苹果发生摩擦,并引起苹果公司及其供应链与高通在全球发起诉讼的导火索。

2016年10月-11月,5G标准投票经过第一次投票的第二次、三次会议之后,非独立标准尘埃落定,LDPC技术在只缺华为一票的情况下被确立为5G移动宽带数据信道的国际编码标准,成为3G/4G/5G网络共存时代的首发标准。高通是LDPC技术的牵头者,借着核心专利的优势,高通将成为5G非独立标准实行的受益者。

图片 1

,比如高通,是其他公司的10倍。”11月23日,强国知识产权研究院对外公布了华为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务官宋柳平的演讲内容,宋柳平分析,“美国FTC调查以及苹果与高通的诉讼,会打出一个世界规则,高通的专利费会降下来。”

手握5G方案标准,高通真的就高枕无忧了吗?是与否的答案标准就看高通如何自处了。

文| 李星

这一演讲发生在2017年9月16日。当时,高通刚刚在财务沟通会上对外披露,“因为与苹果的诉讼,另一家全球手机巨头也单方面拒绝向高通支付专利费。”业内大多猜测这一巨头是华为,但华为从未回应此传言。

图片 2

来源公众号| 靠谱的阿星

在消费级市场,高通以“芯片巨头”驰名。但事实上,芯片技术在高通技术总积累中的占比低于10%,高通是不折不扣的通信技术公司,且从2G时代以来长期扮演着通信标准的引领者。但与爱立信、华为、诺基亚这些通信巨头不同,高通并不生产通信设备,而是向通信设备公司、终端厂商输出技术,通过专利授权的方式收获回报。

CDMA的“霸主”

目前全球手机市场的利润大部分被苹果拿走,我国的国产手机依靠安卓的开源系统进行深度UI定制,这不算是芯片用的高通的、显示屏很多用的是三星的,虽然营销概念热闹但是总有种赔本吆喝之感,如何破局?一直在等到5G的普及来临,而在这之前各大厂商其实都处在试水和准备阶段,5G可以说是国产手机最可见的翻身机会。

依靠庞大的专利积累,高通也成为全球最大的专利公司。上市以来,高通1999-2017年的19个财年中,专利授权收入总计716.49亿美元,年均37.71亿美元。

高通的英文名字是Qualcomm,来源于“quality
communications”,也就是“高质量的通信”。从其创建开始,高通就瞄准了CDMA领域。CDMA即码分多址技术,通过不同的扩频码来实现多用户在同一时间、同一频率上共享。高通创始人雅各布斯敏锐的嗅觉发现,CDMA在移动通讯领域拥有巨大的潜力。

每一代通讯技术的革新都能直接带动整个ICT及TMT产品的迭代,如果是1G落地产品是大哥大、2G时是小灵通、3G时最流行的是诺基亚、4G是买的最好的iphone,而5G是由中国人提出并推进的,5G不仅意味着流量网速更快,并将在网络信号、芯片升级、应用软件等领域带来革新,现在4G的参与者谁也不希望适应不了未来而成为下一个诺基亚。

同样作为通信专利巨头,爱立信至2001年起公布专利费收入,2001-2016年专利费收入总计131.77亿美元,不足高通1/5。而每年获得6000-7000件美国专利,连20多年成为美国专利数量最多公司的IBM,在1999-2016年间,专利授权、专利出售的收入总计为137.67亿美元,同样不足高通1/5。

图片 3

1.

2015财年,高通专利收入达到巅峰的79.47亿美元。这一年,根据知名市场研究机构GfK统计,全球智能手机总收入为3952.5亿美元,高通专利费撇脂2%。

由于高通在CDMA上面耕耘数年,在底层技术、标准技术和实现技术三方面都具有垄断地位。使得爱立信、诺基亚、阿朗、华为、中兴等通信厂商只能将重金研发的通信专利无偿授权给高通,高通则靠着专利优势“为所欲为”。根据iSuppli的统计数据,高通在2007年度一季度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无线半导体供应商,此后继续保持这一领导地位。高通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其在CDMA技术上面的前瞻性布局。

5G其实一直是国产手机卡位的热点,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基础正是由于4G在通讯网络上的普及,5G对互联网底层的重塑和革新是互联网行业密切关注的重点。

2015财年之后,高通遭遇多国反垄断处罚、多起专利诉讼,专利费收入略有下降,但仍在2016、2017财年分别创收76.64亿美元、64.45亿美元。而且,根据高通预测,2020年,专利收入可达100亿美元。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高通手握超过3900项CDMA美国专利和专利申请,占据CDMA所有专利数量的27%,由于高通的专利都是核心技术上的专利,这样的优势让其在3G时代垄断了超过92%的全球市场。换句话说,3G时代基本上全球所有的手机、PC和通信设备使用CDMA技术都要上缴“高通税”。

国产手机目前不仅仅是品牌和用户层面的竞争,还在供应链层面就已经展开,华为、OV之所以能够反超小米正式因为供应链及技术层面沉淀的优势;而一加、锤子、360手机等口碑型产品也在发力量产,而供应链中最大厂商就是芯片、通信技术解决商等。由于5G本身是一场投入巨大涉及ICT底层架构变革,因而目前国产手机能否依靠5G打赢翻身仗其实需要芯片厂商及通讯运营商先行探索的。

巨额专利费

“高通税”的收费模式堪称
“流氓”。从2007年至今,高通和诺基亚、苹果、三星等一众手机行业领先厂商官司不断,围绕的核心都是其收费模式。

华为本身作为5G标准制定方之一,对于5G的商用是“春江水暖鸭先知”。根据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介绍,华为将在2019年3月30日推出基于独立组网(SA)的5G网络建设,华为还表示会在2019年推出5G芯片和5G手机。

在中国,国产手机的总体利润或许赶不上向高通缴纳的专利费。

解读高通专利授权收费模式

国内手机中oppo与vivo也从去年开始就力推5G手机,其中OPPO与中国移动合作成为其5G测试终端,看样子也是在2019年时发布。今年9月初,小米总裁林斌在微头条发布带5G信号的小米手机图,也是宣布在2019年正式发布。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数据,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营业利润为537.72亿美元,其中苹果利润为499.97亿美元、三星利润为83.12亿美元。而国产手机中,华为利润9.29亿美元、OPPO利润8.51亿美元,vivo利润7.32亿美元。

为什么说高通的收费“流氓”呢?原因有三点。

图片 4

2016年,华为、OV总计利润25.12亿美元,考虑到诸如TCL、中兴、联想等持续亏损的手机品牌,整个国产手机的利润还将低于25亿美元。

图片 5

可见目前我国5G技术试验已完成非独立组网测试,达到预商用标准。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实则已波涛汹涌,各家已经在2019年发布5G手机前“大秀肌肉”了。

但这一年,根据高通在2016年初分析预测,中国手机厂商整体手机销售额为829亿美元,其中3模手机172亿美元、多模手机657亿美元,但存在25%的漏报率。按照发改委在2015年2月对高通的整改要求,在手机净售价65%的基础上,高通3模手机专利费率3.5%、5模手机费率5%,以此计算,高通2016年在中国实收专利费不低于18.73亿美元,占总专利费收入约30%。2015年,发改委对高通9.7亿美元的罚款,仅仅占高通2016年在中国专利费收入的50%。

原因之一是高通的专利授权收费确实昂贵。3G时代,高通在WCDMA市场按整机出货价的5%—10%来收取专利费,也就是说你卖出去一台100美元的手机需要给高通缴纳5-10美元的税。

2.

当然,如果其余25%漏报的手机也如实缴纳专利费,高通在中国应收专利费为25.26亿美元。而且,考虑到销往海外的国产手机不享受折扣,高通实际从国产手机企业征收的专利费还将高于这一数字。

原因之二是多重收费。高通将专利与过期专利打包,以捆绑授权的方式向他人收取过期专利的专利费,这样很多公司花费高价格买回来的授权包含无效专利,但也只能忍气吞声;其次,手机厂商已经采购了高通的骁龙芯片,还必须要缴纳专利授权费,这让没有芯片研发和制造能力的手机厂商敢怒不敢言;另外,高通是CDMA标准的制定者,通信设备制造商、通信终端制造商接受了该标准,就要逐条遵守,作为电信运营商既要购买手机又要买通信设备,专利授权的费用也要双份的。

5G的生态链类似一个金字塔型,最顶端的是“标准制定者”,主要是通信技术和设备制造商;其次是基础运营商搭建网络建设系统方案;最后应用层才是手机厂商和服务提供商,这也是为什么国产手机厂商均选择在2019年发布5G手机的原因。

2015年之后,为了增加中国地区的许可收入,高通正在不断加大对华投资,同时对类似魅族不缴纳专利费的行为发起诉讼,并且雇佣大量事务所对手机厂商的实销数据进行审计,以减少“漏报”现象。

原因之三是买基带,送SoC。这样的说法虽然不太准确,但是事实也确实差不太多。以华为作为参考,如果不是华为自己采用外挂VIA基带的做法,麒麟芯片断然不能有如此大的溢价空间,让华为和荣耀品牌手机实现差异化的发展。高通的做法很高明,将基带芯片价格抬高,定价和SoC价格差不多,这样的话手机厂商单独买基带芯片自己做SoC非常不划算。凭借这样的方式,高通让骁龙芯片全球畅销,成为安卓机的第一芯。

目前以高通(Qualcomm)为主的手机芯片厂商属于标准制定者之一,高通作为3G、4G时代全球最大手机芯片供应公司,掌握着大量核心技术专利,很多国产手机使用高通骁龙芯片需要向给高通公司递交高昂的专利费。在高通中国的官网上5G占据很重要权重,并把5G作为新经济的引擎来布局,而另一方面高通根据手机价格进行收费的5G授权许可费率让苹果大为光火,今年苹果官方宣布永久性地终止与高通的合作关系并嘲讽高通“卖沙发却要根据房屋面积收费”;而英特尔趁机成为了
iPhone 基带的独家供应商。

当然,除了专利费之外,2016财年,高通来自中国大陆地区收入135.03亿美元,占总收入比高达57.33%。

再见了,CDMA

通信技术厂商华为此前打败爱立信,现在最大的对手就是高通,让人欣慰的是华为在国际无线标准化机构无线物理层87
次会议上,在高通手中赢得了5G控制信道的部分标准(具体为:eMBB场景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这引起了以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禁止华为成为其国内5G网络设备的提供商。尤其是中美贸易战的节点上,此前美国制裁中兴事件的“禁营令”之后也开始向华为施压,华为也一直强调自身跨国公司的品牌调性;最近在德国IFA展会上,余承东在柏林发布了7纳米、双NPU加持的AI芯片——麒麟980也是选择在德国柏林发布,其实也是对抗高通市场竞争的战略体现。

“所以,2015年,高通反垄断案尘埃落定后,大家都觉得高通是最大的受益者,”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专利费只是打了6.5折,但以前不怎么交专利费的企业,现在都只能认认真真地交钱了。”

目前,全球各国对CDMA技术开起了退网的风潮。

图片 6

相比之下,其他专利公司在中国市场却罕有收获。已经在全球向三星发起诉讼、与苹果签署较差授权的华为却“从未向国内手机厂商提起过诉讼”。而专利巨头爱立信在国内的专利收费也相当堪忧,手机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高通的钱,顶多能拖,但肯定得交,而且没得谈。但爱立信的专利费,拖到最后也不过是诉讼而已。”

在CDMA技术多个演进版本中,包括IS95、2000和UMB基本都是高通一家独大,明显不符合各国运营商、设备商和终端商的发展诉求。

在2019年国产手机将全面进入到5G智能手机的争夺阶段,雷军接下来的小米全面屏手机应该是对标华为接下来的5G手机,其他手机厂商要么是买大腿,要么给高通或者华为交纳一笔专利费,5G的前期战略主要还是在ICT金字塔顶层之间展开,目前格局还没形成。

商业模式基础

CDMA退网是一个全球性的行动,从2007年开始,美国、日本、芬兰、新西兰、韩国、澳洲、新加坡等国外运营商就陆续宣布关闭CDMA网络,以重耕4G网络。

3.

固然,高通的技术储备与专利质量遥遥领先,但这并不是高通能够常年征收专利费的唯一原因。

CDMA技术组网的2G占用比较优质的网络频段,有着信号覆盖广、穿透力强,网络质量稳定的特点,但是由于2G费用比较低,已经难以为运营商带来实质性的营收增益。

5G手机只是通讯最普及的移动终端,在目前已经有成为物联网中控设备的趋势;由于5G具备更高的数据传输速率、更低的网络延时和更多的设备接入,在大数据的搜集效率和云计算运算速度上能快速助推物联网IOT发展。

目前,高通拥有超过13万件专利,涉及所有移动通信技术、手机、芯片、图像、音频等各个领域,其中芯片专利占比低于10%,绝大多数为通信专利,且覆盖手机上大部分技术领域,这也是高通以整机作为专利收费基准的原因。

在中国市场,随着4G+技术的成熟,GSM和WCDMA也会逐步淘汰,再加上5G已经箭在弦上,3G网络退网也是时间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